十六、险象环生

作者:央吉那    更新时间:2019-03-21 09:50:28

手机博彩公司 www.dycaifu.com 2017年春节的脚步渐渐临近,大街小巷街市都已大红灯笼高高挂,张灯结彩、彩旗舞动、对联盈门。中国人的传统风俗,过农历年才叫过大年。然而,春节虽还没到,但过年温暖的年味已布满街头,人们脸上挂着喜气,仿佛家家都像娶亲似的。尤其是城市菜场内,人声鼎沸,车来人往,乐此不疲,鸡鸭鱼肉摊位前人头攒动,叫卖声、吆喝声、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几乎都是超分贝的。这就是城市临近过大年的欢快之景和喜悦之情。

同时,马路上,小骄车、助动车,好像少了许多,减少了废气在空气中的污染,清新多了。地铁车厢内的乘客也略有减少,这大该是外来民工大多都回家乡过年了。整个城市一下优雅了许多,这也许就是过春节前的城市“况味效应”。

在林梅家做钟点工保姆的英子,依然没有任何浮躁急于想回家乡过年的心迹,她脚踏实地、专心致志地守护在老人林梅家里,忙着做好每天本份的家务事,不离不弃、不急不慢、气心神定。她早就跟林梅说好了,大年三十年上午帮林梅家的年夜饭菜全部烧好后,下午再跟丈夫回扬州过年,初四提前回林梅家继续家政打理,打算只休假三天。英子对东家很有责任心,兢兢业业,责无旁贷。这让林梅和陆宏母子俩着实好感动。这是林梅至今雇用的保姆是最好的,也是最满意的,但也是林梅亡雇用的最后一个钟点工,后来再没有人替换过。林梅和英子的相处日久生情,就像母亲和女儿那种关系相处融洽,相互依托。当然,英子的丈夫也功不可没,他虽是外来打工者,但他知道和理解老人家需要照顾,并支持妻子英子服务于身患绝症的林梅阿婆。可见,外来打工英子夫妇俩那种知书达理、善解人意,为他人所急、为他人所想,也为这座城市树立了一个优秀保姆的典范和标杆。

其实,英子知道林梅大女儿陆玲“弃母出国”,也知道林梅家的媳妇郁芬为逃避责任与丈夫陆宏离婚。所以,英子特别同情这位老人——林阿婆的遭遇。同时,英子对东家接二连三发生的不幸事件深为感慨。故英子在帮东家做事,不如说在积德行善,这也许就是这位外来打工保姆的可贵之处。

正当,家家户户准备迎接春节的前夕,林梅家却发生了惊险一幕——

事情发生前一天,陆宏一位大学同学要在北京成立一个集团公司,该同学借此机会诚邀了全国各地的同班校友来北京捧场,并进行成立仪式,同时正好趁节前宴请老同学欢聚一堂。尤其是该老同学对陆宏特别优待,照顾有加,并在一个月前就为陆宏代订了来回机票(其集团公司出资)。陆宏为这三、四天时间出远门一直举棋不定,左思右想,犹豫、徘徊、琢磨了好长时间,原因是不放心老母亲林梅,但为了几十年的老同学诚邀开张致喜,他还是征求了母亲的意见,母亲林梅看看自己的病情还比较稳定,就同意了儿子陆宏前去北京赴会几天,况且陆宏学校的师生也正好在放寒假……。

陆宏在临走前一再叮咛保姆英子帮他照看好母亲大人,并留给英子手机号,英子也其手机号储存在了自己的手机里。陆宏这才踏实地坐上飞机前往北京。

第二天上午,正当陆宏在北京参加老同学集团公司成立大会仪式上,家里正在发生一件意想不到事,而陆宏却一无所知……

这天上午九时左右,保姆英子按以往时间惯例去林梅家做家务,当英子敲好东家的门后,林梅应声问:“是英子吗?”

“林阿婆,是我,我是英子,开门吧。”英子回答着。

“哦……我来开门啦!”林梅在确认后,边说边缓缓地起床,步履蹒跚地去开门……就在这一刻,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当林梅走到房门口的瞬间,一不小心仰面滑到在地上,这一跌,林梅使劲想站起来,却再也爬不起来,只能在地上痛的呻吟着……

英子听到屋内发出重重的响声,便不停地呼喊“林阿婆——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啦?”

林梅躺在地上说:“英子,我摔了一跤,好像没有力爬起来,身上没有力气呵——。”转而,林梅躺在地上依然呻吟着,但过了不一会,林梅的呻吟声渐渐开始微弱了,也许是受惊吓而晕厥过去了……

英子在门外预感情况不妙,感觉告诉她必须要采取措施,在这危急关头,英子镇定自若、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并思考如何及时应付。须臾间,英子急中生智——她首先叫来本幢楼宇的左邻右室阿姨和叔叔们,与邻居一起将东家的房门锁当众撬开,当打开房门时,映入英子和大家眼睑的是——林梅直挻挻地躺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了。于是,英子马上打120救护车电话,接着又迅速打通远在北京开会的陆宏手机,并向他告知这里发生的一切情况……

英子有条不紊地处置好这一东家的突发事件。当救护车来时,英子拿好林梅平时交待过的紧急备用包——包内装有现金、医保卡、病历记录簿、身份证等证件,并还拾掇好林梅需要带上的棉衣棉裤。同时,叫楼组长照看一下东家的房门(临时换上一把简易锁,将东家房门锁上)。随后协助救护车上的医生和护工一起将林梅抬上了车,并与林梅随车前往医院……

救护车直驰滨江市中心医院,到了医院后,救护车上的医生迅速将林梅送进了抢救室。接下来在医院的手续对英子来说全是从来没有碰到过的,很陌生。抢救室医生对林梅当即进行了检查和急救,并要求家属签字,英子义不容辞,没考虑那么多,只想救人要紧,并以家属的名义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抢救医生误以为英子是被施救者的女儿,英子也来不及作任何解释,因为她知道林阿婆身边除了其儿子陆宏在北京,已没有任何亲人了,英子出于一个保姆的人道和善意,主动挑起林梅家这副重担。

接下来,英子按医生的要求用医保卡付款、取化检和拍片报告单等等,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等待东家林梅的苏醒……

再说,陆宏当时在北京参加老同学集团公司开张仪式上突然接到保姆英子的电话,他当即向主办方老同学说明情况告辞,拿了行李匆匆打车直往北京机场。按照陆宏原来计划是后天离京。他到了机场后已经是晌午了。他想将后天返程机票提前改签于今天。他来到该航空公司服务窗口,接待他的是位笑容可掬的女青年,陆宏向她说明情况,那女青年表示理解,并迅速在电脑上搜索,随后告知他:“陆先生,你要改签今天中午的机票已经没有了,最早的航班也只有到下午二点半,而且只有一张票了,是他人刚刚退下来的,但此机票是另外一家航空公司的,也就是说,你手上原来那张机票因不是同一个航空公司的,故不能改签,况且你原来那张机票是打过折的,所以你要重新购买这张下午机票,而且是全价购买,不打折,何况春节前,机票本来就很紧张。你考虑一下。如陆先生不要的话,再下一个航班就是下午五点半了。”

陆宏听罢,心里一阵紧张,思忖了一下,便问:“全价是多少钱?”

“两千多元”

“那原来一张机票怎么办?”

“只能作废,但可以退还机场费。”

陆宏以母亲病情为重,又担心保姆英子在医院不会处置抢救事务后事协助工作,于是,陆宏不假思索,当场答应重购一张全价返程机票……

即便这样,陆宏算了算时间,赶到滨江医院也要到晚上六时左右,还不包括飞机延误的时间。陆宏心急如焚,不停地打英子手机询问母亲情况,英子告诉他,在抢救室,具体情况不得而知,陆宏真有点担心见不到母亲一面,早知道,他就不去北京了,现在就在北京机场耗时间。虽近晌午,但没有航斑,只能干等到下午二点半,他恨不得自己装上两个翅膀飞走……。

再说,林梅在急救室经医生抢救,终于苏醒了,经外科医生拍片鉴定,林梅右侧小腿有裂痕骨折(已绑上石膏)。其次,老年人因受惊吓血压飙升、心律失常而导致休克昏厥。还算好,有惊无险。但医生告诉英子:“老人家只能先住在观察室观察几天。”

又是“观察室”……

英子听罢,感觉在观察室不是很妥当,她曾听林阿婆讲起过有关“观察室”那些惊险和传奇的故事……再说陆宏飞机是否会误点?后事怎么处理?英子心中没底。于是,她灵机一动、智从心升,请求医生让老人家林梅住骨科病房观察,不能耗在观察室,应该说英子的智商是极高的,这些现实问题也是远在北京机场的陆宏所担心的,他就怕英子搞不定此事(住院),所以要提前换航班急急赶回医院。但此时此刻的英子再没有林梅家属授权的前提下,大胆地跟医生交涉,并请求医生让林梅住骨科病房,她跟主持抢救的医生说了三条理由;“第一,老人家年事已高,在观察室没有骨科护理的专业护工,不是很妥当。第二,老人家还身患绝症—尿毒症,带着导尿管和尿袋不方便,再说,在观察室晚上没有专业医生指导查询,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很难及时处置。第三,老人家的儿子还远在北京,今晚能否赶回医院还是一个未知数,如一旦飞机延误赶不回来,后面再发生什么事情,其后果难以想像……而我只是一个保姆,也不懂医学,只为东家尽责守护病人。我讲的这些都是现实问题,请求医生给予考虑,并帮帮我们可怜的老人家林阿婆的忙,开一张住院单吧!让她安心住院吧,我作为保姆,代东家向你们医生表示感谢啦!”

当英子把话说完后,那位主持抢救的中年医生对这位保姆萧然起敬,几乎没有任何理由回绝,当场便频频点头表示同意,并说了一句:“是你这位尽责尽心保姆的话打动了我,东家有你这位保姆而感到自豪,快去帮老人家办入院手续吧!”说后,医生当即开了一张入院通知书……

英子凭着自身的文化素养化解了东家林梅一次险情,又解决了她老人家的住院问题(还没等陆宏回来找“关系”就解决了),而她一直没有离开林梅半步。

晚上六时左右,当陆宏赶到医院,英子已把所有的东西全部安排妥当了。此时的林梅小腿上绑着石膏静静地躺在骨科病房,专业医生和专业护工都围着林梅床边做她们该做的本份工作。陆宏看到这一切,一块压了一天的沉重石头才掉了下来,并松了一口气。他心里清楚,眼前这位钟点工保姆功不可没呵!他心里暗暗佩服英子……

接下来马上要过农历新年了,春节已临近,但林梅还躺在医院里……。一波刚平息,一波又起,接下来的问题更让人感到困惑,几乎带有一丝凄怆……(未完待续)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